主頁 高登日報 手提電話 個人電腦 數碼相機 蘋果專區 遊戲玩樂 影音產品
|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
[公司模式-關] [懷舊模式-開]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轉到會員伺服器]  [轉到非會員伺服器]
新官方高登App上架!#hoho#

感謝大家支持,感謝大家追數!新年預告過的全新官方高登App(Android版)經已登陸Google Play#love# ,雖然比預期遲成個月,還請各位到這裡https://play.google.com/store/apps/details?id=com.hkgolden.android下載使用。

新版高登App介面同使用方法同舊官方App完全唔同,目前功能尚未係最齊,而我o地將會更新得密o的快o的,計劃分幾個階段提供大型更新,加入更多功能。新App加入原本網站未有o既分頁同埋「只顯示個別會員留言」功能,務求令大家睇得方便,......
» 高登主頁 » 講故台

Locked 此貼文已鎖,將不接受回覆。

New
跳至第

發起人
[新手]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我是新手,第一次寫故,
本人母親體弱多病,希望大家可以手下留情 :~( :~( :~(
:o)

是咁的,
事源是我與幾個舊同學聚會,相約在旺角新之城唱k,
一群老朋友很久沒見,大家聚聚舊,說近況,互相吐吐苦水,胡亂地唱歌,
開心的時光過得特別快,不知不覺,時間已過了半夜十二點。
那是個星期三的晚上 (因時間配合不到而要聚會在星期三),大部份人第二天還要上班,不能玩通宵;
所以,我們大約在凌晨兩點半就離開了k房,回家去。

我家住大埔,同學當中只有我一人住新界,故只能獨自回家,沒同路人。
我在新之城對出的十字路口與大伙兒道別,雙手插袋,抵著冬天微寒的夜風,急步往西洋菜南街方向走去。

凌晨兩點半,火車地鐵早已停駛了;旺角回大埔,除了走路和坐的士外,主要途徑有兩個: 通宵巴士與亡命小巴;
基於自身的地理位置,加上我實在是有點累,想盡快回家,我選擇了後者,
儘管,它的價錢比較貴。

很快,我來到來西洋菜南街與旺角道交界;
天橋底下,電訊盈科鋪位對出,在一張又一張的夜總會街貼旁,佇立著兩塊鮮綠色的小巴站告示牌,
那就是旺角回大埔的紅van總站。

站裡已有一輪紅van等著,從外面看去,紅van貌似已坐滿了八成座位。
凌晨兩點半,時間確實也不早,也許已經過了夜歸的人流高峰期,我在不用排隊的情況下就直接登上了紅van;
紅van內燈光昏暗,那時的我看不清楚,也沒有留意,其他乘客到底是些什麼人。
正當我在觀察車箱後方是否還有位置時,
車頭的司機回頭一望,帶點不屑的說:

「無位架喇,坐前面啦。」

說罷隨手指著他後面,置於車頭司機位正後方的位置。

我不服氣的看了一眼,的確,整台小巴只剩下車頭位置的這個雙人座位;
我無奈就範,靠窗的坐了下來。

「剩返一個…」 司機看著擋風玻璃,自言自語道。

對,就剩下我身旁的座位,紅van便滿座,可以開車。
我把背包放在膝上,安靜的等待開車;
疲倦的我,只想盡快回家洗個熱水澡。

當然,那時的我根本不會知道,這趟即將出發的亡命小巴旅程,竟是一切可怕事情的開端;

許多個晚上,毎當坐在家裡,呆望窗外十八樓的大埔夜色,我都會暗暗感嘆,如果那晚我沒坐上這班紅van,現在的世界,還是一樣嗎。


#good2#251  #bad#20 
  
  分享至 facebook
標籤: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05
本貼文共有 1001 個回應。

Google 提供的廣告

[sosad]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07
F5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11
加速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12
sugar?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13
Google 提供的廣告


似屍故lm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14
大埔向左走向右走留名


Google 提供的廣告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15
2. 飄移境界

就當小巴司機等到超不耐煩,瀕臨等不下去,想直接開車離開時,Yuki出現了。

當然,那時的我還沒知道這個素未謀面的女乘客的名字,
Yuki這名字,無論它是真名還是假名,我都是在那事件發生後才知道的;

畢竟,那夜小巴上,單憑看她那港女質素來說,還算是中上的外表,
那半點Isabella的青春,半點劉心悠的古典美,加上小許唐詩詠的gfable,
萬萬想不到她竟會有個如此MK,如此狗屁不通的壞品味名字。

Yuki上車後,快速看了看車箱內的情況,確定沒位置後,便在我旁邊的唯一位置坐下。

這時,小巴司機已把車門關上,甫Yuki坐下的那刻,他已踏下了油門,燈也不打的轉出了旺角道路面。

「喂,我旺角道起飛,旺角道起飛…」 小巴司機透過無線電向其他司機匯報,大概他真的以為自己在開飛機了。

難得有個漂亮女子坐在身旁,如此接近,難免叫我有點暗暗開心起來。
利益申報: 我已經有女朋友,我與女友阿怡穩定交往了四年半,彼此都視對方為結婚對象。除了阿怡,問心,我真的沒想過與任何其他女人出軌。

我想說的是,無論你有沒有女友,無論你是一個溝女王還是毒向左走向右走,作為男性,當在公共交通工具上,一個漂亮的女子坐在你身旁,與陌生人如此接近,大家的衣角彼此接觸,你或多或小也會有種開心,興奮的感覺。
我始終覺得,這是種男性與生俱來的本能,女人死也不會明白,就像男人死也不會弄懂女人來經時為何會煩躁一樣。

我回過神來,小巴已在疾馳,我望向窗外快速退後的境色,認得這是九龍塘,不知何時,小巴已轉上了窩打老道。

「Hi Auntie,阿石條好樣,叫向左走向右走左佢咪咁搞,係唔聽,家陣做向左走向右走壞哂啲規舉…」
車頭前方傳來司機的講話聲,他一直用無線電與其他同家緊密聯繫著。

我連忙拿出了生活態度4,帶上耳機,挑選播歌模式,在playlist內挑了一個名為「midnight express」的歌單;
這是我專為乘坐亡命小巴而設的「午夜歌單」,全都是「岩mood」的快歌,能夠讓我在小巴的風馳電制旅途中,感受到至高無上的極速快感。
我按下play,激烈的電子節拍立即傳入雙耳;
我聽著歌,看著窗外快速退後的一切,感受著快感。

「繁星已睡 騎警已睡 狂風再共 街燈暢聚 
黃燈有罪 紅燈有罪 聯黨結隊 表演壯舉」

Ekin「健神」那完全沒有實力可言的嗓音傳入耳朵,我享受著;
作為迷幻的亡命小巴午夜playlist,第一


Google 提供的廣告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16
你講嗰個位好似係綠van 站黎架喎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16
Google 提供的廣告


每次出旺角都搭 特別有親切感

LM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16
F5555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17
留名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17
2. 飄移境界

就當小巴司機等到超不耐煩,瀕臨等不下去,想直接開車離開時,Yuki出現了。

當然,那時的我還沒知道這個素未謀面的女乘客的名字,
Yuki這名字,無論它是真名還是假名,我都是在那事件發生後才知道的;

畢竟,那夜小巴上,單憑看她那港女質素來說,還算是中上的外表,
那半點Isabella的青春,半點劉心悠的古典美,加上小許唐詩詠的gfable,
萬萬想不到她竟會有個如此MK,如此狗屁不通的壞品味名字。

Yuki上車後,快速看了看車箱內的情況,確定沒位置後,便在我旁邊的唯一位置坐下。

這時,小巴司機已把車門關上,甫Yuki坐下的那刻,他已踏下了油門,燈也不打的轉出了旺角道路面。

「喂,我旺角道起飛,旺角道起飛…」 小巴司機透過無線電向其他司機匯報,大概他真的以為自己在開飛機了。

難得有個漂亮女子坐在身旁,如此接近,難免叫我有點暗暗開心起來。
利益申報: 我已經有女朋友,我與女友阿怡穩定交往了四年半,彼此都視對方為結婚對象。除了阿怡,問心,我真的沒想過與任何其他女人出軌。

我想說的是,無論你有沒有女友,無論你是一個溝女王還是毒向左走向右走,作為男性,當在公共交通工具上,一個漂亮的女子坐在你身旁,與陌生人如此接近,大家的衣角彼此接觸,你或多或小也會有種開心,興奮的感覺。
我始終覺得,這是種男性與生俱來的本能,女人死也不會明白,就像男人死也不會弄懂女人來經時為何會煩躁一樣。

我回過神來,小巴已在疾馳,我望向窗外快速退後的境色,認得這是九龍塘,不知何時,小巴已轉上了窩打老道。

「Hi Auntie,阿石條好樣,叫向左走向右走左佢咪咁搞,係唔聽,家陣做向左走向右走壞哂啲規舉…」
車頭前方傳來司機的講話聲,他一直用無線電與其他同家緊密聯繫著。

我連忙拿出了生活態度4,帶上耳機,挑選播歌模式,在playlist內挑了一個名為「midnight express」的歌單;
這是我專為乘坐亡命小巴而設的「午夜歌單」,全都是「岩mood」的快歌,能夠讓我在小巴的風馳電制旅途中,感受到至高無上的極速快感。
我按下play,激烈的電子節拍立即傳入雙耳;
我聽著歌,看著窗外快速退後的一切,感受著快感。

「繁星已睡 騎警已睡 狂風再共 街燈暢聚 
黃燈有罪 紅燈有罪 聯黨結隊 表演壯舉」

Ekin「健神」那完全沒有實力可言的嗓音傳入耳朵,我享受著;
作為迷幻的亡命小巴午夜playlist,第一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20
Google 提供的廣告


留名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20
作為迷幻的亡命小巴午夜playlist,第一首響頭炮是經典作「極速」,這是不容置疑的。
紅van火速走完窩打老道,轉上了天橋,準備上斜,向獅子山隧道接近。

我暗暗偷望了身旁的Yuki,她從上車開始頭就一直低著,雙手沒有離開過她那白色生活態度4S的3.5寸屏幕。
她雙手不斷的來回打字;大概正與她男朋友玩whatsapp吧。

「頭搖又尾擺 飄移境界 不想醒覺只想感覺被放大」

此時「健神」唱進了副歌,小巴也快速的駛進了獅子山隧道....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21
你講嗰個位好似係綠van 站黎架喎

[sosad]紅VAN 係譚仔對面


Google 提供的廣告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23
你講嗰個位好似係綠van 站黎架喎

:~( :~(
其實我搭過兩次架乍... 自膠:o)
不過無論係紅van綠van,都應該唔會影響到之後落黎既主劇情線
anw 自膠先:-( :-( 多謝提點:)


Google 提供的廣告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25
Google 提供的廣告


紅van火速通過了獅子山隧道,來到沙田;
看著窗外的竟色,腦海中忽然有種異樣的感覺,卻又說不出到底是什麼。

紅van如疾風般穿過了隧道收費亭,沿著獅子山隧道公路一直往下駛去。
這一段下坡路,雖不是直路,卻有如一條飛機升降的跑道,毎次乘坐亡命小巴回家,小巴都必定會在此段路開始「黎料」。

「嗶…」 果然,車頂的車速顯示器開始嗶嗶作響。
八十七,八十八,九十,九十二,九十三,九十四…….
紅van車速似是無止境的遞增著。

此時「健神」唱完了「極速」,耳機裡安靜了下來,我聽到了鄰座Yuki的講話聲;
不知什麼時候起,她放棄了whatsapp,轉為講電話。
我很想聽聽她到底在說什麼,所以偷偷按下了耳機上的「stop」按鈕。

「喂啊,你去左邊啊,whatsapp你又唔覆,打比你九萬幾次又唔聽,妖,又要我留埋啲咁既爛鬼message…….哦,你係咪去左搵女仔啊! Bb啊,快啲打返比我啦…」

如無意外,單憑字面猜測,Yuki應該正與自己男友講話沒錯;
無論聽多少遍,無論是出自朋友還是陌生人的口中,毎當聽見別人用「BB」一詞來稱呼自己的伴侶,我總是會不其然的「打冷震」。
想起我與阿怡,總是單純的用對方本名來稱呼大家,我始終覺得,這比用「BB」一詞踏實得多。

此時,我聽到了車頭司機的無線電通話聲:
「喂,喂! 喂聽唔聽到,聽唔聽到!...大舊! 大舊! 炳強! 高佬傑! 喂! 有無人聽到!」

聽起來,小巴司機似是突然聯絡不上其他行家:

「頂你個肺,又會無啦啦壞機都有既。亞太區有一天成為亞太區佢個臭街啊,部機洗成千幾二千銀,無料到!」

我望向車窗外的境色,紅van已經駛離了獅子山隧道公路,正要過橋橫度城門河;從如此高處望去,城門河兩岸的夜色寧謐怡人。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0:56
我心內的不安感覺愈滾愈大,猶如高山上滾下來的雪球一樣;
隱約間,我感到某處十分不妥,卻怎麼也說不出那到底是什麼。
此時,我聽到坐在我背後的一男一女的講話聲:

「喂,你打唔打到比阿祖啊。」女聲問。
「打唔到啊,你打唔打到?」 男聲答。
「打鬼咩,Send左十幾個message,都無人覆。」女聲抱怨。
「Hi係咪路啊,又話一齊去佢屋企睇通宵波,家陣呃左我地入大埔又唔聽我地電話,正pk。」男聲也抱怨。
「話向左走向右走左你架喇,條友成日神神化化,都唔知係咪玩野。」 女聲責罵。
「Hi唔好講咁多喇,拿拿聲再打多幾次啦。」男聲總結。

聽到這裡,紅van已走下橋,進入吐露港公路;看著外面不斷後退的火炭夜境,我的不安感正以幾何級陪增長著;
到底是什麼呢…. 到底是那裡令我感到不妥呢….

驀地,猶如雷擊,一個荒謬至極的念頭崩進了我腦海;
我沒時間三思,一股寒意已沿著脊椎上升,走遍了我全身,手臂上全都是雞皮疙瘩…

「唔向左走向右走係啊….」 我暗暗想道。

此時,我背後的一男一女也開始感到不妥,說出了我心底裡的疑問;

「喂,你覺唔覺呢,今晚條街好似特別少車咁既?」女聲問。
「我頭先都想講好耐,你睇條街,無論係呢面線,定係對面線,一架車都無!!」男聲答。
「究竟咩事? 係唔係d咩演習? 唔通警察係面set左roadblock?」女聲問;男的沒答話。

紅van經過了銀禧花園,經過駿景園,打燈靠左,轉出了吐路港公路。
曾坐過這紅van路線的朋友或會知道,儘管這是一條由旺角道出發,以大埔中心為終點站的小巴路線;
可由火炭到大埔的這一段路,紅van是不會走最直接的吐露港公路,而是會轉上司機行家稱之為「舊路」的,大埔公路大埔滘段。

對,後面的男女說得對,這個疑問我從紅van走出獅子山隧道起,就已經感覺到;
初時我還沒為意,只道是凌晨的車輛應該比較少吧。
可是,隨著紅van駛過更多地方,路面上還是一輛車子也沒有,我不禁生奇;
回想起來,剛剛紅van在城門河過橋的時候,城門河兩面的路,好想也是一輛車子也沒有…..

我深深的倒抽了口氣,嘗試清晰思路;
也許,後面的女人講的對,是警察封路,為的是修路,或是在做某個演習?

不,不可能,任憑警權有多大,也不可能封了如此大範圍的路。
再者,如果是封路,怎麼會有我們這台紅van作漏網之魚?
說不通,這想法根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1:00
#good#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1:01
司機回過頭來,看著整台車的乘客,口唇抖了一下,道:
「唔只係車,撞鬼喇,就連一個人都無啊… 我…我無線電call左佢地班Hi Hi成晚,完全無人應,仚家無啦啦死哂啊…!」

後面的男女隨即附和: 「係啊,我地都聯絡唔到我地個friend!」
小巴後方的一個女人也說: 「係啊我都打唔到比我老公啊…」
坐在最後排的兩個潮童也道: 「Hi我地都係啊,成班友唔向左走向右走見哂! 痴巾!」

就連坐在我身旁的Yuki也微微點頭;整輪小巴也陷入了恐慌…

如果這是套像Lost一樣的美劇,大概在這種場合,某人可以說出一句經典punchline: 「Guys, where is everyone?」

可是,我們不是活在美劇的世界裡,沒有人會無緣無故的突然說起英語;
我唯一想到是,剛才在新之城唱K時,我們最後都沒唱完,被人Cut掉的歌,
正是陳奕迅的,「無人之境」。

待續[offtopic]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1:02
Google 提供的廣告


#kill# #kill# #kill#

一路睇一路諗番平日點飛法[bomb] [bomb] [bomb]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1:04
sorry 中間應該有仲有段, 唔知點解post唔到上黎,補番:

說不通,這想法根本就說不通…

有件事令我更迷惑;
我依稀記得,剛才在獅子山隧道內,記憶中明明是有好幾輛車子在隔鄰線爬頭,
而在紅van後面,我也清楚記得是有台通宵巴士一直在追著我們,
何解紅van好像一出獅子山隧道,轉了個彎,這些車子就突然全都消失了?!

「嗄,唔通….?!」 我只想到了個恐怖的解釋…

「祟基啊唔該。」 此時,紅van後方一男聲喊道。

紅van很快就停在了中大祟基書院的入口外,門打開,兩男兩女從車尾走上來,付錢後就下了車。毫無疑問,他們都是中大學生。

關門,司機再次狠狠的踏在油門上,車速顯示器的「嘩」聲又起,紅van又再起飛。
我一直觀察著車窗外的大埔公路,奢望會至少有一輛倒頭車經過,反定我那恐怖的想法。

可是,沒有…
紅van一路來到廣福邨也沒有…
打從獅子山隧道出來,從沙田到大埔,我一輛車子也見不到。

大概小巴上的其他乘客也發覺有不妥,當紅van停在廣福邨巴士站後,
小巴內所有人也沉默了;
沒有人要說下車,司機也沒有開門。

良久…終於… 小巴後方一個獨自坐在窗邊的青年忍不住,開口問:
「司機大佬啊,點解條街今晚一架車都無既?」


Google 提供的廣告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1:08
sorry 中間應該有仲有段, 唔知點解post唔到上黎,補番:

說不通,這想法根本就說不通…

有件事令我更迷惑;
我依稀記得,剛才在獅子山隧道內,記憶中明明是有好幾輛車子在隔鄰線爬頭,
而在紅van後面,我也清楚記得是有台通宵巴士一直在追著我們,
何解紅van好像一出獅子山隧道,轉了個彎,這些車子就突然全都消失了?!

「嗄,唔通….?!」 我只想到了個恐怖的解釋…

「祟基啊唔該。」 此時,紅van後方一男聲喊道。

紅van很快就停在了中大祟基書院的入口外,門打開,兩男兩女從車尾走上來,付錢後就下了車。毫無疑問,他們都是中大學生。

關門,司機再次狠狠的踏在油門上,車速顯示器的「嘩」聲又起,紅van又再起飛。
我一直觀察著車窗外的大埔公路,奢望會至少有一輛倒頭車經過,反定我那恐怖的想法。

可是,沒有…
紅van一路來到廣福邨也沒有…
打從獅子山隧道出來,從沙田到大埔,我一輛車子也見不到。

大概小巴上的其他乘客也發覺有不妥,當紅van停在廣福邨巴士站後,
小巴內所有人也沉默了;
沒有人要說下車,司機也沒有開門。

良久…終於… 小巴後方一個獨自坐在窗邊的青年忍不住,開口問:
司機大佬啊,點解條街今晚一架車都無既?」

[yipes] [yipes] [yipes] [yipes] [yipes]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1:13
sorry 中間應該有仲有段, 唔知點解post唔到上黎,補番:

說不通,這想法根本就說不通…

有件事令我更迷惑;
我依稀記得,剛才在獅子山隧道內,記憶中明明是有好幾輛車子在隔鄰線爬頭,
而在紅van後面,我也清楚記得是有台通宵巴士一直在追著我們,
何解紅van好像一出獅子山隧道,轉了個彎,這些車子就突然全都消失了?!

「嗄,唔通….?!」 我只想到了個恐怖的解釋…

「祟基啊唔該。」 此時,紅van後方一男聲喊道。

紅van很快就停在了中大祟基書院的入口外,門打開,兩男兩女從車尾走上來,付錢後就下了車。毫無疑問,他們都是中大學生。

關門,司機再次狠狠的踏在油門上,車速顯示器的「嘩」聲又起,紅van又再起飛。
我一直觀察著車窗外的大埔公路,奢望會至少有一輛倒頭車經過,反定我那恐怖的想法。

可是,沒有…
紅van一路來到廣福邨也沒有…
打從獅子山隧道出來,從沙田到大埔,我一輛車子也見不到。

大概小巴上的其他乘客也發覺有不妥,當紅van停在廣福邨巴士站後,
小巴內所有人也沉默了;
沒有人要說下車,司機也沒有開門。

良久…終於… 小巴後方一個獨自坐在窗邊的青年忍不住,開口問:
司機大佬啊,點解條街今晚一架車都無既?」

[yipes] [yipes] [yipes] [yipes] [yipes]

[banghead]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1:17
Google 提供的廣告


留名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14/2/2012 1:19

跳至第

New
» 高登主頁 » 講故台

Locked 此貼文已鎖,將不接受回覆。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5/4/2014 10:25 | 現上線用戶數量: 8,109/91,077
今天貼文總數: 2,044 | 累積文章數目: 4,546,843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 2014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