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日報 手提電話 個人電腦 數碼相機 遊戲玩樂 蘋果專區 影音娛樂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
[公司模式-關]  [懷舊模式-開]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體育台內。
[轉到會員伺服器]  [轉到非會員伺服器]
帳戶認證並重設密碼

近期有不少會員指其帳戶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發出不屬個人意願的言論@_@ 。為保障各會員帳戶安全,並證實使用者為帳戶的真正擁有人,我們現要求所有會員必須認證帳號及更改密碼。#adore# 如果閣下登入時瀏覽器彈出要求認證的對話框,請根據指示完成認證,並設定更強的密碼。如對各會員造成不便,敬請原諒。

認證流程如下:
1, 於登入時瀏覽器會彈出對話框要求認證。 ......
New Reply
跳至第

發起人
[宋禮勤七週年紀念]「宋禮勤」(原文:孔乙己)
263個回應
香港大球場的更衣室格局,是和別處不同的:都是整排一個長方形的大衣櫃,櫃裡面預備著球衣,可以隨時更換。踢球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花四元港幣,買啤酒喝,——這是七年前的事,現在每瓶要漲到十元,——靠衣櫃邊站著,冰冰的喝了休息;倘肯多花幾元,便可以買一串魚蛋,或者蘿蔔,做下酒物了,如果出到十幾元,那就能買一份牛雜,但這些顧客,多是一般球迷,大抵沒有這樣闊綽。只有穿南華球衣的,才踱進VIP房子裡,要酒要菜,慢慢地坐喝。

  我從十二歲起,便在香港大球場的更衣室裡當看場,主任說,樣子太傻,怕侍候不了南華迷主顧,就在外面做點事罷。外面的一般主顧,雖然容易說話,但嘮嘮叨叨纏夾不清的也很不少。他們往往要親眼看著羅神對著媒體放話,看過歐偉論裡有單刀沒有,又親看歐將球傳到底線裡,然後放心:在這嚴重監督下,不恥笑也很為難。所以過了幾天,掌櫃又說我幹不了這事。幸虧薦頭的情面大,辭退不得,便改為雜役的一種無聊職務了。

  我從此便整天的站在更衣室裡,專管我的職務。雖然沒有什麼失職,但總覺得有些單調,有些無聊。主任是一副兇臉孔,球員也沒有好聲氣,教人活潑不得;只有宋禮勤到此,才可以笑幾聲,所以至今還記得。

  宋禮勤是站著送禮而穿曼聯球衣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臉色,皺紋間時常夾些傷痕;一片亂蓬蓬的污穢的汗毛。穿的雖然是曼聯球衣,可是又髒又破,似乎十多年沒有補,也沒有洗。他對人說話,總是滿口"Welcome to Hong Kong"也,教人半懂不懂的。因為他姓宋,別人便從身份証上的「真曼迷宋禮勤」這半懂不懂的話裡,替他取下一個綽號,叫作宋禮勤。宋禮勤一到更衣室,所有在場的人便都看著他笑,有的叫道,「宋禮勤,藥房仔又上鏡了!」他不回答,對櫃裡說,「贏得風光,豪得精彩,自己偏偏感覺失敗。」便排出九張十元紙幣。他們又故意的高聲嚷道,「你一定又送了人家東西了!」宋禮勤睜大眼睛說,「你怎麼這樣憑空汙人清白……」「什麼清白?我前天親眼見你送了車頭相,高登仔又笑你傻的嗎。」宋禮勤便漲紅了臉,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爭辯道,「送禮不能算傻的嗎……送禮!……中共送禮的事,能算傻的嗎麼?」接連便是難懂的話,什麼「Welcome to Hong Kong」,什麼「作...哈」之類,引得眾人都鬨笑起來:更衣室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聽人家背地裡談論,宋禮勤原來也讀過書,但終於沒有進學,又不會營生;於是愈送愈窮,弄到將要討飯了。幸而有得一把好嗓子,便替


#good2#126  #bad#1 
標籤: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1:57
聽人家背地裡談論,宋禮勤原來也讀過書,但終於沒有進學,又不會營生;於是愈送愈窮,弄到將要討飯了。幸而有得一把好嗓子,便替人家唱唱歌,換一碗飯吃。可惜他又有一樣壞脾氣,便是好吃懶做。唱不到幾天,便連人和錄音室設備,一齊失蹤。如是幾次,叫他唱歌的人也沒有了。宋禮勤沒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送禮的事。但他在我們更衣室裡,送禮卻比別人都多,就是從不拖欠;雖然間或沒有現貨,暫時記在本子上,但不出一月,定然送出,從欠單上拭去了費格遜的名字。

  宋禮勤喝過半瓶酒,漲紅的臉色漸漸復了原,旁人便又問道,「宋禮勤,你當真認識費格遜麼?」宋禮勤看著問他的人,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他們便接著說道,「你怎的連半份禮也送不到呢?」宋禮勤立刻顯出頹唐不安模樣,臉上籠上了一層灰色,嘴裡說些話;這回可是全是「如果一生可以尚有百萬個的佳節,我亦憑著同樣熱情解禮物結」之類,一些不懂了。在這時候,眾人也都鬨笑起來:更衣室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在這些時候,我可以附和著笑,主任是決不責備的。而且主任見了宋禮勤,也每每這樣問他,引人發笑。宋禮勤自己知道不能和他們談天,便只好向孩子說話。有一回對我說道,「你看過曼聯麼?」我略略點一點頭。他說,「看過曼聯,……我便考你一考。曼聯球員朗尼,出身於哪隊球隊?」我想,討飯一樣的人,也配考我麼?便回過臉去,不再理會。宋禮勤等了許久,很懇切的說道,「不能答罷?……我教給你,記著!朗尼出身於曼聯青訓這些事應該記著。將來做球探的時候,全世界球員都是。」我暗想我和主任的等級還很遠呢,而且我們主任也從不看曼聯;又好笑,又不耐煩,懶懶的答他道,「誰要你教,不是曼狗麼?」宋禮勤顯出極高興的樣子,將兩個指頭的長指甲指著自己的球衣,點頭說,「對呀對呀!……曼狗有幾樣寫法,你知道麼?」我愈不耐煩了,努著嘴走遠。宋禮勤剛用指甲蘸了酒,想在櫃上寫字,見我毫不熱心,便又歎一口氣,顯出極惋惜的樣子。

  有幾回,鄰居孩子聽得笑聲,也趕熱鬧,圍住了宋禮勤。他便給他們送禮,一人一份。孩子收完禮,仍然不散,眼睛都望著宋禮勤。宋禮勤著了慌,伸開五指將禮物袋口封住,彎腰下去說道,「不多了,我已經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袋,自己搖頭說,「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於是這一群孩子都在笑聲裡走散了。

  宋禮勤是這樣的使人快活,可是沒有他,別人也便這麼過。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01
GOOD !!!
[369] [banghead]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05
[sosad]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06
聽人家背地裡談論,宋禮勤原來也讀過書,但終於沒有進學,又不會營生;於是愈送愈窮,弄到將要討飯了。幸而有得一把好嗓子,便替人家唱唱歌,換一碗飯吃。可惜他又有一樣壞脾氣,便是好吃懶做。唱不到幾天,便連人和錄音室設備,一齊失蹤。如是幾次,叫他唱歌的人也沒有了。宋禮勤沒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送禮的事。但他在我們更衣室裡,送禮卻比別人都多,就是從不拖欠;雖然間或沒有現貨,暫時記在本子上,但不出一月,定然送出,從欠單上拭去了費格遜的名字。

  宋禮勤喝過半瓶酒,漲紅的臉色漸漸復了原,旁人便又問道,「宋禮勤,你當真認識費格遜麼?」宋禮勤看著問他的人,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他們便接著說道,「你怎的連半份禮也送不到呢?」宋禮勤立刻顯出頹唐不安模樣,臉上籠上了一層灰色,嘴裡說些話;這回可是全是「如果一生可以尚有百萬個的佳節,我亦憑著同樣熱情解禮物結」之類,一些不懂了。在這時候,眾人也都鬨笑起來:更衣室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在這些時候,我可以附和著笑,主任是決不責備的。而且主任見了宋禮勤,也每每這樣問他,引人發笑。宋禮勤自己知道不能和他們談天,便只好向孩子說話。有一回對我說道,「你看過曼聯麼?」我略略點一點頭。他說,「看過曼聯,……我便考你一考。曼聯球員朗尼,出身於哪隊球隊?」我想,討飯一樣的人,也配考我麼?便回過臉去,不再理會。宋禮勤等了許久,很懇切的說道,「不能答罷?……我教給你,記著!朗尼出身於曼聯青訓這些事應該記著。將來做球探的時候,全世界球員都是。」我暗想我和主任的等級還很遠呢,而且我們主任也從不看曼聯;又好笑,又不耐煩,懶懶的答他道,「誰要你教,不是曼狗麼?」宋禮勤顯出極高興的樣子,將兩個指頭的長指甲指著自己的球衣,點頭說,「對呀對呀!……曼狗有幾樣寫法,你知道麼?」我愈不耐煩了,努著嘴走遠。宋禮勤剛用指甲蘸了酒,想在櫃上寫字,見我毫不熱心,便又歎一口氣,顯出極惋惜的樣子。

  有幾回,鄰居孩子聽得笑聲,也趕熱鬧,圍住了宋禮勤。他便給他們送禮,一人一份。孩子收完禮,仍然不散,眼睛都望著宋禮勤。宋禮勤著了慌,伸開五指將禮物袋口封住,彎腰下去說道,「不多了,我已經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袋,自己搖頭說,「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於是這一群孩子都在笑聲裡走散了。

  宋禮勤是這樣的使人快活,可是沒有他,別人也便這麼過。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09
高質[sosad]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17
有一天,大約是英超煞科前的兩三天,主任正在慢慢的看賠率,取出錢包,忽然說,「宋禮勤長久沒有來了。還欠十九份禮呢!」我才也覺得他的確長久沒有來了。一個喝酒的人說道,「他怎麼會來?……他打折了腿了。」主任說,「哦!……他總仍舊是送禮。這一回,是自己發昏,竟送到加歷查家裡去了。加歷查的家,送得的麼? 」「後來怎麼樣?」「怎麼樣?先寫自白,後來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後來呢?……後來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樣呢?……怎樣?……誰曉得?許是死了。」主任也不再問,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賬。

  英超煞科之後,太陽是一天熱過一天,看看將近盛夏;我整天的靠著風扇,也不須穿上厚衣了。一天的下半天,沒有一個球迷,我正合了眼坐著。忽然間聽得一個聲音,「二奶突。」這聲音雖然極低,卻很耳熟。看時又全沒有人。站起來向外一望,那宋禮勤便在衣櫃下坐著。他臉上黑而且瘦,已經不成樣子;穿一件破曼聯球衣,盤著兩腿,下面墊一個禮物包,用草繩在肩上掛住;見了我,又說道,「二奶突。」主任也伸出頭去,一面說,「宋禮勤麼?你還欠十九份禮呢!」宋禮勤很頹唐的仰面答道,「這……下回送清罷。這一季是負碌足球,正式Stop la。」主任仍然同平常一樣,笑著對他說,「宋禮勤,你又送了禮物了!」但他這回卻不十分分辯,單說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送,怎麼會打斷腿? 」宋禮勤低聲說道,「作為,一個,魚奶突……」他的眼色,很像懇求主任,不要再提。此時已經聚集了幾個人,便和主任都笑了。我取了酒,端出去,放在地上。他從破褲袋裡摸出四元,放在我手裡,見他滿手是泥,原來他便用這手走來的。不一會,他喝完酒,便又在旁人的說笑聲中,坐著用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後,又長久沒有看見宋禮勤。到了來季,掌櫃取下本子說,「宋禮勤還欠十九份禮呢!」到再下一季的季初,又說「宋禮勤還欠十九份禮呢!」到季中可是沒有說,再到季尾也沒有看見他。

  我到現在終於沒有見——大約宋禮勤的確死了。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20
#hoho#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23


香港大球場的更衣室格局,是和別處不同的:都是整排一個長方形的大衣櫃,櫃裡面預備著球衣,可以隨時更換。踢球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花四元港幣,買啤酒喝,——這是七年前的事,現在每瓶要漲到十元,——靠衣櫃邊站著,冰冰的喝了休息;倘肯多花幾元,便可以買一串魚蛋,或者蘿蔔,做下酒物了,如果出到十幾元,那就能買一份牛雜,但這些顧客,多是一般球迷,大抵沒有這樣闊綽。只有穿南華球衣的,才踱進VIP房子裡,要酒要菜,慢慢地坐喝。

  我從十二歲起,便在香港大球場的更衣室裡當看場,主任說,樣子太傻,怕侍候不了南華迷主顧,就在外面做點事罷。外面的一般主顧,雖然容易說話,但嘮嘮叨叨纏夾不清的也很不少。他們往往要親眼看著羅神對著媒體放話,看過歐偉論裡有單刀沒有,又親看歐將球傳到底線裡,然後放心:在這嚴重監督下,不恥笑也很為難。所以過了幾天,掌櫃又說我幹不了這事。幸虧薦頭的情面大,辭退不得,便改為雜役的一種無聊職務了。

  我從此便整天的站在更衣室裡,專管我的職務。雖然沒有什麼失職,但總覺得有些單調,有些無聊。主任是一副兇臉孔,球員也沒有好聲氣,教人活潑不得;只有宋禮勤到此,才可以笑幾聲,所以至今還記得。

  宋禮勤是站著送禮而穿曼聯球衣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臉色,皺紋間時常夾些傷痕;一片亂蓬蓬的污穢的汗毛。穿的雖然是曼聯球衣,可是又髒又破,似乎十多年沒有補,也沒有洗。他對人說話,總是滿口"Welcome to Hong Kong"也,教人半懂不懂的。因為他姓宋,別人便從身份証上的「真曼迷宋禮勤」這半懂不懂的話裡,替他取下一個綽號,叫作宋禮勤。宋禮勤一到更衣室,所有在場的人便都看著他笑,有的叫道,「宋禮勤,藥房仔又上鏡了!」他不回答,對櫃裡說,「贏得風光,豪得精彩,自己偏偏感覺失敗。」便排出九張十元紙幣。他們又故意的高聲嚷道,「你一定又送了人家東西了!」宋禮勤睜大眼睛說,「你怎麼這樣憑空汙人清白……」「什麼清白?我前天親眼見你送了車頭相,高登仔又笑你傻的嗎。」宋禮勤便漲紅了臉,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爭辯道,「送禮不能算傻的嗎……送禮!……中共送禮的事,能算傻的嗎麼?」接連便是難懂的話,什麼「Welcome to Hong Kong」,什麼「作...哈」之類,引得眾人都鬨笑起來:更衣室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24


聽人家背地裡談論,宋禮勤原來也讀過書,但終於沒有進學,又不會營生;於是愈送愈窮,弄到將要討飯了。幸而有得一把好嗓子,便替人家唱唱歌,換一碗飯吃。可惜他又有一樣壞脾氣,便是好吃懶做。唱不到幾天,便連人和錄音室設備,一齊失蹤。如是幾次,叫他唱歌的人也沒有了。宋禮勤沒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送禮的事。但他在我們更衣室裡,送禮卻比別人都多,就是從不拖欠;雖然間或沒有現貨,暫時記在本子上,但不出一月,定然送出,從欠單上拭去了費格遜的名字。

  宋禮勤喝過半瓶酒,漲紅的臉色漸漸復了原,旁人便又問道,「宋禮勤,你當真認識費格遜麼?」宋禮勤看著問他的人,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他們便接著說道,「你怎的連半份禮也送不到呢?」宋禮勤立刻顯出頹唐不安模樣,臉上籠上了一層灰色,嘴裡說些話;這回可是全是「如果一生可以尚有百萬個的佳節,我亦憑著同樣熱情解禮物結」之類,一些不懂了。在這時候,眾人也都鬨笑起來:更衣室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在這些時候,我可以附和著笑,主任是決不責備的。而且主任見了宋禮勤,也每每這樣問他,引人發笑。宋禮勤自己知道不能和他們談天,便只好向孩子說話。有一回對我說道,「你看過曼聯麼?」我略略點一點頭。他說,「看過曼聯,……我便考你一考。曼聯球員朗尼,出身於哪隊球隊?」我想,討飯一樣的人,也配考我麼?便回過臉去,不再理會。宋禮勤等了許久,很懇切的說道,「不能答罷?……我教給你,記著!朗尼出身於曼聯青訓這些事應該記著。將來做球探的時候,全世界球員都是。」我暗想我和主任的等級還很遠呢,而且我們主任也從不看曼聯;又好笑,又不耐煩,懶懶的答他道,「誰要你教,不是曼狗麼?」宋禮勤顯出極高興的樣子,將兩個指頭的長指甲指著自己的球衣,點頭說,「對呀對呀!……曼狗有幾樣寫法,你知道麼?」我愈不耐煩了,努著嘴走遠。宋禮勤剛用指甲蘸了酒,想在櫃上寫字,見我毫不熱心,便又歎一口氣,顯出極惋惜的樣子。

  有幾回,鄰居孩子聽得笑聲,也趕熱鬧,圍住了宋禮勤。他便給他們送禮,一人一份。孩子收完禮,仍然不散,眼睛都望著宋禮勤。宋禮勤著了慌,伸開五指將禮物袋口封住,彎腰下去說道,「不多了,我已經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袋,自己搖頭說,「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於是這一群孩子都在笑聲裡走散了。

  宋禮勤是這樣的使人快活,可是沒有他,別人也便這麼過。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24


有一天,大約是英超煞科前的兩三天,主任正在慢慢的看賠率,取出錢包,忽然說,「宋禮勤長久沒有來了。還欠十九份禮呢!」我才也覺得他的確長久沒有來了。一個喝酒的人說道,「他怎麼會來?……他打折了腿了。」主任說,「哦!……他總仍舊是送禮。這一回,是自己發昏,竟送到加歷查家裡去了。加歷查的家,送得的麼? 」「後來怎麼樣?」「怎麼樣?先寫自白,後來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後來呢?……後來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樣呢?……怎樣?……誰曉得?許是死了。」主任也不再問,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賬。

  英超煞科之後,太陽是一天熱過一天,看看將近盛夏;我整天的靠著風扇,也不須穿上厚衣了。一天的下半天,沒有一個球迷,我正合了眼坐著。忽然間聽得一個聲音,「二奶突。」這聲音雖然極低,卻很耳熟。看時又全沒有人。站起來向外一望,那宋禮勤便在衣櫃下坐著。他臉上黑而且瘦,已經不成樣子;穿一件破曼聯球衣,盤著兩腿,下面墊一個禮物包,用草繩在肩上掛住;見了我,又說道,「二奶突。」主任也伸出頭去,一面說,「宋禮勤麼?你還欠十九份禮呢!」宋禮勤很頹唐的仰面答道,「這……下回送清罷。這一季是負碌足球,正式Stop la。」主任仍然同平常一樣,笑著對他說,「宋禮勤,你又送了禮物了!」但他這回卻不十分分辯,單說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送,怎麼會打斷腿? 」宋禮勤低聲說道,「作為,一個,魚奶突……」他的眼色,很像懇求主任,不要再提。此時已經聚集了幾個人,便和主任都笑了。我取了酒,端出去,放在地上。他從破褲袋裡摸出四元,放在我手裡,見他滿手是泥,原來他便用這手走來的。不一會,他喝完酒,便又在旁人的說笑聲中,坐著用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後,又長久沒有看見宋禮勤。到了來季,掌櫃取下本子說,「宋禮勤還欠十九份禮呢!」到再下一季的季初,又說「宋禮勤還欠十九份禮呢!」到季中可是沒有說,再到季尾也沒有看見他。

  我到現在終於沒有見——大約宋禮勤的確死了。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25
:D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26
咁有心機[sosad]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26
#hoho#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27
#hoho#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28
#hoho#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29
Hi 你[sosadlm][sosadlm][sosadlm]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30
#hoho#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31
留名[sosad]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34
#hoho#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34
[sosad] [sosad] [sosad] [sosad] [sosad] [sosad]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34
留名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34
#hoho#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35
宋禮勤 七年後終於都有禮收 LA#good# [sosad]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35
「不能答罷?……我教給你,記著!朗尼出身於曼聯青訓這些事應該記著。將來做球探的時候,全世界球員都是。」

「哦!……他總仍舊是送禮。這一回,是自己發昏,竟送到加歷查家裡去了。加歷查的家,送得的麼? 」

依兩段笑左[sosad] #good#
佳作#yup#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36
硬膠不能算膠……硬膠!……膠登人的事,能算膠麼?”:o)


  Reply Reply Reply Reply 22/7/2012 22:37
跳至第

New Reply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19/12/2014 7:45 | 現上線用戶數量: 118,230/156,366
今天貼文總數: 1,584 | 累積文章數目: 5,029,582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 2014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